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

我怎么成了婚姻里的“钉子户”,骄傲的自尊何处安放?

  在婚姻里,有那么一类人,即使自己的围城已经风雨飘摇,却依然坚守在城池,甚至不惜抛弃尊严,硬性给自己披上一副花好月圆的外衣,倔强地做着“婚姻里的钉子户”,…

  在婚姻里,有那么一类人,即使自己的围城已经风雨飘摇,却依然坚守在城池,甚至不惜抛弃尊严,硬性给自己披上一副花好月圆的外衣,倔强地做着“婚姻里的钉子户”,殊不知,他们不放弃的是一段已经碎掉的时光,放弃的却是自己未来的幸福。
我怎么成了婚姻里的“钉子户”,骄傲的自尊何处安放?

  虚假外衣

  魏涛的花心,跟他的玉树临风一样,天下无敌。这件事情,在我们相识不久我就知道。可我硬是嫁给了他,我才不在乎他只是把我作为上位的垫脚石。对我来说,这根本不重要,29岁,一个如此狼狈的年龄,且样貌算不上好看,我遇见他,然后爱的鬼神不吝。

  我的家庭,在广州中山算得上有名望的人家,父亲经营着一家投资公司,母亲在税务局上班。因为从小就不喜欢跟数字打交道,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女承父业,而是找了一份办公室文员的工作。

  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在父母眼里我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就是结婚生子。但我有足够好的家世,却没有傲娇的外表,虽然不忍辜负父母的苦心,却也不愿意随便把自己嫁出去,一晃,我就踏入了28岁的“高龄”。

  母亲的叹气声充满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父亲终于也坐不住了,他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在父亲的精心挑选下,魏涛成了我的第N个相亲对象,27岁,本地人,父亲公司的一个项目负责人。

  第一次见魏涛,是他在父亲的示意下去接我下班,当我看到他站在公司楼下的那刻,我的整个人便沦陷了。

  跟魏涛交往后,每次跟他一起上街,都有人指指点点,说什么“这对男女看起来不登对”,每逢此时,魏涛都很尴尬。这样的次数多了,我开始有些不自信,便跑到父亲面前闹情绪,实在招架不住我的蛮缠,他只好找魏涛谈话,面对父亲许以的重任,我看见魏涛的嘴角灿若莲花,要跟我在一起,就可以接手家业,我不相信他会不动心。

  交往半年,魏涛成了我生活的晴雨表,影响着我全部的喜怒哀乐,他对我也往往曲意逢迎,这让我暗自得意,金钱跟美色果然是等级代换。我沉浸在自己构筑的恋爱盛世里不能自拔,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自以为是的爱情公式却在不久后被推翻了。

  作为策划人我先到酒店布置会场,可刚踏入酒店的大门,就看见魏涛跟一个女人走进了电梯,随着电梯门的关闭,一句“如果不是她的钱,我懒得搭理那个丑八怪”飘过来,我整个人一下跌到深渊,强忍着泪水打电话给魏涛,我问:“在哪里?”话筒里传来短暂的忙乱后,魏涛说:“在银行汇款呢,下班后去接你。”我的心生疼,只好安慰自己,至少他肯对我说谎,就证明他还是在乎我的。

  发现了魏涛外边的春光后,我想赶紧结婚,只有套牢他,我才会安心。在公司交给魏涛打理的许诺下,我如愿成了他的新娘。明知道我们这桩婚姻本就是金钱交易的产物,但是我不管,谁让我爱魏涛呢。

  坚守城池

  终于把我嫁了出去,父亲乐得清闲,公司的大小事情全由魏涛经手。可是半年后的一天,我去公司找魏涛,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有员工在小声嘀咕:“再不发工资,我们就集体辞职!”我大吃一惊,公司向来盈利稳定,怎么会有发不出工资的情况?

  带着疑问,我推开了魏涛的办公室,我的突然出现,让魏涛一愣,“过来怎么不打招呼?”我有些不悦,我来自己家的公司还要预约吗?但我没有说破,只是微笑着问:“公司最近怎么样?”魏涛呵呵两声,说:“发展不错!”“那怎么发不出工资?”“最近新上一个大项目,周转不过来。”一问一答间,我已感到魏涛似乎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