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产业转移升级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率先突破的重点领域之一。在承接京津产业疏解转移中,沧州表现抢眼:截至目前,累计引进京津合作项目1500多个,协议总投资6747亿元,被中央协同办评估组称为“沧州现象”。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产业转移升级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率先突破的重点领域之一。在承接京津产业疏解转移中,沧州表现抢眼:截至目前,累计引进京津合作项目1500多个,协议总投资6747亿元,被中央协同办评估组称为“沧州现象”。

  采访中,企业给出选择沧州的三个理由:区位优势,它是河北省3个沿海城市之一,距北京、天津、石家庄都不远;交通优势,天津、北京都在其“1小时高铁交通圈”内,还有出海通道黄骅港;成本优势,这里大片盐碱地可用于工业用地,人力成本具有相对优势。

  这些显然并不足以解释“沧州现象”。河北省内,优势突出的地区“大有城在”。那为何是沧州?

  “过去沧州的产业以化工、管道装备制造、港口物流为主,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之下,沧州积极承接京津产业转移,新增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服装服饰等主导产业。”沧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兰丕禄说,“这些产业发展成熟后,会对沧州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近日,四川日报全媒体特别报道组以沧州为样本,探访、观察河北各地在承接京津产业疏解转移中的经验,或可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内面临“中部塌陷”的城市提供借鉴。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在盐碱地里“长出”医药产业群。摄影 吴枫

  A 探访点位: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

  “企业在河北、监管属北京”,国内首开跨区域管理模式

  从沧州主城区出发,行驶1小时,便进入沧州渤海新区。这里地处渤海之滨,有大片盐碱地。

  “盐碱地不适合搞农业,种不好庄稼,但是却能‘长’出工厂。”沧州渤海新区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生物医药招商局局长刘帅介绍说,作为沧州市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面积69.28平方公里,开发区内工业用地资源丰富,在承接北京等地医药企业转移上具有独特优势。

  除土地优势外,沧州与北京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沧州到北京,乘高铁不到1小时,驾车走高速约2小时,无论从时间、空间还是产业政策上看,都是京津产业转移的首选之地。” 一家药企负责人说。

  大规模承接北京药企转移,源于一次北京之行。

  2014年,沧州渤海新区到北京进行招商时,得知北京生物医药企业的生产线需要疏解出去,北京正在进行生物医药转移基地的评选工作。沧州以渤海新区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为平台,立即报名参评,并经筛选、答辩、宣讲、实地考察、投票等环节,最终胜出。

  2015年1月,北京市经信局和河北省工信厅签订京冀医药产业协同发展框架合作协议,共建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

  截至目前,签约落户渤海新区的药企项目共有151个,总投资459亿元,其中有12家上市公司,61家高新技术企业,4家中国医药百强企业。“151个项目中有98个来自北京。”刘帅介绍,当时投票的企业,基本全部转移到产业园内。

  在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记者发现一个共性:所有转移来的企业,都还顶着“北京”头衔。“这是为了方便异地监管。”刘帅说,我国医药行业实行属地管理,药企必须在注册地生产、接受监管,不能跨地域监管,否则只能重新进行药品审批,这个时间可能需要3到5年,对于企业来说,这个周期太长,“原有的市场份额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丢失。”

  为打消北京药企的顾虑,该园区在国内首开“企业在河北、监管属北京”的跨区域管理模式。

  对于这一模式,刘帅解释,集中到产业园的京籍药企,仍然由北京市的药监部门监管。入驻园区的北京药企依然保留北京身份,名称、注册地址不变,相应产品批准文号不做转移,只变更生产地址。

  解决北京医药企业入驻沧州的身份问题,不是简单的产业承接,而是在这一过程中进行设备、技术和产品升级。“环保是第一要求,达不到标准,产值再高,我们也不要。”刘帅介绍,很多药企原来在北京受土地、设备的限制,无法扩大生产。到了沧州后,新建生产线,使用新设备,提高产能,一家生产抗肺纤维化辅助用药的企业,到沧州后生产用地由50亩扩大到200亩,充分放大了产能。“目前园区谋划推进实施二期项目的企业已达11家。”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北京现代沧州工厂生产线。(厂方供图) 

  B 探访点位:北京现代沧州工厂

  投资超百亿元的项目,签约3个多月后便开工,18个月后建成

  沧州市运河区颐和广场,一条街上有好多韩国料理店,这引起我们好奇,“这里有很多韩国人吗?”

  采访中,我们找到答案。“随着项目落地,沧州新开了不少韩国料理店,这让我们厂区的韩籍员工,感到生活更加便利。”在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党委书记、厂长武兴看来,这是当地为企业提供的配套服务之一。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北京现代沧州工厂,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河北引进的质量最高、体量最大的产业协同项目,工厂及配套项目总投资120亿元,计划整车年生产能力30万辆,发动机年生产能力20万台。

  要承接这样的“大项目”,光有“韩国料理”这样的配套内容,远远不够。对沧州来说,最大的挑战之一是速度:项目方提出,签约3个月后开工,2年内投产。

  对一个占地三四千亩地、投资超百亿元的项目而言,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沧州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深一度|产业转移承接中的“沧州现象” 盐碱地“长”出现代工厂 成渝问道(98)

  “正式签约前,我们对产业立项的流程进行了模拟,确保正式签约后不走弯路,最大限度节约时间。”沧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贾惠利说,签约第二天,沧州市就成立项目推进指挥部,下设12个专项推进小组,对接每项任务和每个关键节点。

  项目从2014年12月29日签约,3个多月后便实现开工,18个月后建成,创造了世界同类汽车工厂建设的最快速度,而国外同等规模的整车项目建设周期一般为30-36个月。这期间,北京现代的建设者与沧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进行了50多次项目推进对接会,协调解决各类问题120多项。

  为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建立专门的人才培训中心、提供免费的员工宿舍、在综合性医院设立专门的韩语翻译……贾惠利说,为了这一个项目,当地做出了许多努力,而这些努力是值得的。

  截至目前,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已累计产销整车52万辆,产值近400亿元,上缴利税25亿元,直接带动当地就业人员6000多人。

  北京现代沧州工厂,还带着现代摩比斯、韩国世原等40多家配套企业一起来到沧州。携手而来的整车及零部件企业,在当地带动数万人就业。

  汽车企业加速聚集,原本以管道装备制造业为主导产业的沧州经济开发区,开始着力打造千亿级汽车产业集群,同时在努力跃上汽车产业“微笑曲线”的两端:去年3月,百度Apollo自动驾驶与车路协同项目落户沧州经济开发区。

  在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外的主干道上,有一段已打造好的自动驾驶道路。“不久后,你们就能看到沧州工厂生产的车辆,搭载自动驾驶系统,在经开区道路上行驶。”武兴说。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是公益性质,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方便查询相关信息。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

作者: anplictersyme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s173@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