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王明春:一刀一刻里的文化传承

王明春雕刻的《富贵如意》。王明春将技艺和自己的思想、情感,都融入到木雕。


王明春:一刀一刻里的文化传承

王明春雕刻的《富贵如意》。

王明春:一刀一刻里的文化传承

王明春将技艺和自己的思想、情感,都融入到木雕。

   眉山网记者  余毅  实习生   杨楠  文/图

  一块未经加工的阴沉木,在普通人看来不过是一块可以烧火的柴火,而在木雕人的眼里,是时间的沉淀,潜藏着文化与艺术的底蕴。 财宝一箱,不如乌木半方。阴沉木不仅是本身,而它所传承的文化更是珍贵。90后的阴沉木木雕技艺传承人王明春,用年轻的双手在粗糙的木头上耕耘着,他那双握着刻刀的手,有温度、有信念、有文化,更有传承。

  方寸之间显匠心

  近日,记者来到东坡区太和镇王明春的工作坊。

  穿过堆满阴沉木、种满花草的院子,走进王明春的木雕作品展厅,目之所及都是历经大自然风雨洗礼、闪耀着岁月光芒的阴沉木木雕。精美的手把件、造型多姿的荷花摆件、古朴典雅的家具、惟妙惟肖的小动物……上百件手工木雕作品摆放期间,材质多为贵重的金丝楠木,令人大开眼界。

  荷花雕刻形态各异,有的花未败,莲蓬已现;有的荷叶枯萎,一支莲蓬挺拔而出;还有盛夏时节花叶相衬的……谓精妙绝伦、栩栩如生。《禅荷》作品是王明春代表作之一,整件作品,在荷叶处、茎秆上都有岁月风霜的痕迹,表现残荷枯干、破败、凋零的景象。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荷花枯而不死,精气神始终还在,残荷上总会有收获的莲蓬。一枯一荣,是生命的延续。

  “这件《富贵如意》以国花牡丹为题材,如意为形,用阴沉金丝楠木为材,精心雕刻而成。”顺着王明春手指的方向,一块长近一米,五六十厘米高的玻璃罩里,一柄刻有祥云纹的如意倚靠香杉树根,如意上缀以雍容的牡丹,层层花瓣,花蕊都丝毫毕现。如意周围,几只可爱的金丝楠甲虫活灵活现。“不管是题材选择,还是如意上的祥云纹、花草纹,都是想表达传统文化之美。”王明春介绍,作品选用金丝楠木作为主材,配以洪雅高山香杉树,以其古朴衬托金丝楠的华美。该作品将被世界技能博物馆收藏,他这两天就要将其打包运送过去。

  “抽象与具象兼和,写意与工笔交融。不落窠臼,雅俗共赏。”这是众多观者对王明春作品的感受。而木雕技艺手艺人自身思想的深度、宽度,都会决定一件作品的质量。

  从选材、构思、加工,到打磨、抛光、上漆……王明春的作品将自然美与人工雕艺美和谐地融为一体。他说,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展现木雕艺术的力与美。而这,关键在于雕刻者独到的眼光发掘和雕琢,赋予作品旺盛的生命力。因此,他对每一件雕刻作品,都是精心揣摩,独特构思,尽可能保留根材原有的自然形态,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性,因材施艺,以丰富深刻的传统文化内涵,去追求内在精神及对大自然、所有生命的感悟和敬畏。 

  代代相传雕时光

  王明春与木雕结缘,要追溯到十多年前。

  那时,从家庭生活中的桌椅板凳到房屋的门窗房梁,都是木匠制造。王明春的曾祖父和外公都是木匠,会雕刻老家具,手艺在家乡远近闻名。到了父亲这一辈,木器厂做的家具迅速占领了农村市场。不像以前有那么多家具做,父亲只好躬身垄亩,但偶尔仍会做一些简单家具。不为谋生,更多的是对这份技艺的虔诚——这深深打动着王明春。再加上从小看祖辈拉锯、推刨,经过一番精心操作,原本呆笨的木头就变成各种各样的家俱和工艺品。耳濡目染,王明春从小就爱摆弄父亲的木匠家什。正是年少时那份强烈的玩心和家族的传承,为他日后从事木雕艺术打下了基础。

  十七八岁时,王明春在岷江边捡到几段乌木,其中一块形状特别像个大象脑袋。王明春一想,何不把它做成木雕呢?说干就干,打胚、修光、打磨、配底座……花了三四天功夫,一个木雕象头呈现在王明春眼前。

  “没想到这件作品后来被人看上,还掏钱买去了。”王明春回忆,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件木雕作品,已经让他高兴不已,别人愿意掏钱买,更是对自己的肯定。从此,王明春走上了木雕这条路,与树根结下了不解之缘。

  “开始,手经常不是被工具弄破手,就是被树根划伤。”学艺不易,但王明春对木雕的兴趣浓厚,也坚持勤加动手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年龄增长,王明春做的木雕也越来越形象生动,各种“枯木”在他手里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这经过精雕细琢的木雕如同人的一生,需要不断打磨与成长,方能沉淀出更好的自己。为了提高自己的技艺水平,王明春在不断练习的同时,也阅读了大量与木雕技艺相关的书籍,拜访相关前辈、老师,认识不少木雕从业者,同他们交流技艺、相互促进。

  “每一件新作品的完成,那种成就感对我来说是任何事都代替不了的。”王明春说。十几年下来,一块块不起眼的阴沉木经王明春的妙手,变成各种飞禽走兽、花鸟虫鱼。这些作品的用材从珍贵的金丝楠、花梨木等名木,到本地的香杉树、皂角木等,各类木质一应俱全。

  在不断实践与学习中,王明春也掌握着更多雕刻技艺。不仅将浮雕、圆雕、镂雕等技艺融入其中,还把自己的思想、情感,都融入到木雕里,让这一门古老又传统的技艺在今天走进更多人的生活。

  刻刀无言诉深情  

  《禅荷》的灵感就来自工作室外的片片荷塘,《硕果累累》是农家丰收的写照……出于对家乡山山水水的眷恋,王明春刀下的一件件作品,常常呈现出家乡山水田园的意境与灵性之美。  

  “我现在专注雕刻的是杜鹃花系列作品。”王明春说,眉山的市花是杜鹃,瓦屋山还被誉为“世界杜鹃花的王国”,占全国杜鹃品种的60%以上,其中有17种以瓦屋山命名的杜鹃花被收入英国皇家《植物大辞典》。在眉山的街道、公园等地,随处可见杜鹃,想通过木雕展现另一种形式的杜鹃,让更多人了解杜鹃、了解眉山。

  在不少非遗传承活动中,总能看到王明春的身影。他讲述木雕文化、王氏阴沉木木雕技艺,教大家如何将阴沉木打磨、加工成各种物件……每一次活动,王明春带着大家徜徉传统文化的积淀与技艺的传承。

  “我想雕一件展现古纱縠行热闹繁华场景的作品,目前已经与提供画稿的画家沟通好了。”王明春介绍,接下来,他要下大功夫创作一件以古纱縠行为题材的木雕作品,大概长8米、宽0.5米左右。他说,纱縠行是北宋眉州最为繁华的一条“商业街”,苏东坡一家也曾居住在此。在这里,一脉书香浸润了老街千年时光,不仅讲述着眉山深厚的文化底蕴,更讲述着在耕读传家“奋厉有当世志”的影响下对眉山人文发展的意义。有不少艺术家通过各种形式展现纱縠行的故事,作为东坡老乡,自己也希望通过擅长的木雕,让更多人人“走进”古纱縠行,走进眉山。

  手艺需要传承,文化更需要传承。一把刻刀、一把凿子,留下了一件又一件源远流长的“中国故事”。现在,阴沉木木雕技艺已经被列为东坡区“非遗”,王明春和他的作品也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这,源自王明春骨子里对木雕艺术的热爱和执着,更有他对家乡的眷恋。

  好的东西终将会在历史长河里愈发成为经典,凝萃在匠心历代传承下的技艺与工法,在岁月的沉淀中带着情怀而来,向着未来而去。与其他非遗项目的日渐式微相比,由于家居市场消费群体的日益扩大,王明春的木雕技艺赢得了消费者的喜爱。说起未来的规划,王明春说:“我想让木雕艺术在家乡得到传承,让木雕作品走进更多人的生活。传统文化需要在传承中发展、创新,更要在新时代走出一片天空。”他表示,自己将不遗余力进行传承,希望通过不断的创新与传承,更好地把非遗木雕技艺发扬下去。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作者: 1355052041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